曝光长沙湘雅医院坑骗患者 15年前住长沙湘雅医

2018-05-18 00:53 来源:网络整理

  2001年,才11岁的我右脚膝盖里面疼痛一只脚拐着进入这恶魔般的长沙湘雅医院,噩梦也从此开始了·······

  我是宁乡乡下农村山角落的,父母没读什么书,为了我可谓是倾家荡产,可在长沙湘雅医院倾家荡产后带给我却是终身的噩梦,我从未走出过长沙湘雅医院当年带给我的痛苦与折磨,那种痛苦,那种折磨对于当时11岁我,每当回忆我都会为自己掉眼泪,我痛恨长沙医院,我在此谴责长沙湘雅医院治病救人不负责热的事实,院长孙虹你的管理的医院就是黑医院,中国是人多,可每一个生命都是何等的珍贵,不是让你湘雅医院做实验的,我命大,今天能活着,在此我只为千千万万的同胞们别再受到湘雅黑医院的欺骗,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记得我进去的每天从早上天还没亮就开始抽血打吊针,直至晚上一两点都是打吊针,我进的骨科,每天都是抽血检查,人也是渐渐消瘦,而我的手已经是千苍百孔,手打不了吊针就开始在脚上,眼看一天天过去了,病情却一天天加重,右脚越来越肿,每天都抽出脓水,而长沙湘雅医院却在使劲做检查,检查也就算了,本个月下来什么也没检查出,有一天晚上高烧44度,全身都用酒精察洗,偌大的一个湘雅医院连个高烧都退不下,直至我高烧晕倒。当时11岁的我不懂事,只能承受着一切的痛苦,祈求上苍可怜我。每天傻兮兮的看着医生查房,看着护士在我身上左一针右一针,却连哭声都没了,因为当时的我已经被疼痛麻痹。这些都不算什么,个把月下来,钱花了两万多,病却越来越严重,右脚已经完全动弹不得。

  我祈求噩梦赶紧结束,可这还是噩梦的开始,终于有一天医生也没办法了,检查全身已经没得可取的东西了,长沙湘雅医院的禽兽医生想到取我胸腔内的骨水做检查,这个检查我终身难忘,也带给我终身的伤害,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检查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这个检查能化验什么,只知道最后什么也没检查出,而给我带来了永久的伤害,一辈子噩梦的阴影,记得那天我被抱着进入手术室,开始想着会被麻醉,结果只是麻痹胸部局部区域,躺在手术室中间,周边全是死忙的气息,什么都没有,就我躺在冰冷的床上,上面吊着一盏大灯,床旁边放着推车,上面全是刀叉,11岁我心都快跳出来了,却什么办法也没,眼泪都没有一滴,这个恐惧我现在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唯有眼泪可以体会······,不一会进来几个护士和医院全副武装,护士在准备着什么,我偷偷瞄了一眼,只见她手中拿着一个非常大的注射器而注射器上面一根我从来没见过的长针,足有10厘米以上,见了都让人心惊胆战,医生开始在我胸前察洗,好像开始准备手术,而此时的我非常坚强,为什么?11岁的我为什么在此时还能一滴眼泪都不掉,因为我想着这是在救我,大家都在努力救我,我马上就会好的,我可以像同龄的孩子一样蹦跑,满脑子都是,这就是不掉一滴眼泪,不吭一声的原因,手术很快就开始了,医生就是医生,人在他们眼中检查跟动物一样,那个十厘米的针一针扎向我得胸腔,我清晰的记得,那一瞬间,我的世界,我的脑海里所有的所有瞬间全部都不存在被清空一般,魂已经离开了身体,那种感觉我也无法形容,真心我不想再提起,因为那是伤痛,那是自己心里噩梦的阴影,手术结束后,结果却不了了之了,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我懂事了,我会找到那个医生问问,扎人的感觉爽吗?我会给他扎上10针让他体会体会,我的父母没读什么书为人又老实诚恳,开始到结束没有多说半句,一心想着希望我能好起来,哪知道长沙湘雅的医生根本都是禽兽。

  一个多月过去了噩梦没有结束,很快湘雅又想到了新折磨办法,血都被快抽干了,骨水也抽了,病因都没查出,接下是做手术切痛的膝盖滑膜做检查,每当尊下时我都会想起那痛苦,因为湘雅的手术让我终身留下了残疾,现在的我右脚尊下就高低不平,很费力,这就是拜湘雅黑医院所赐,那天我离开了病房被推进冰冷的手术间,在打了麻醉后,我昏昏沉沉不省人事,醒来时人迷迷糊糊,只见家人用棉花加水在我嘴巴上打湿,醒来后马上喂我东西,而我感觉我的身体已经不存在,全身轻飘飘的,畜生医生说是麻药的作用没有散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越来越感觉到疼痛,那种钻心的痛,麻药散了,痛的死去活来的我在床上打滚,连止痛药都不起作用,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我永远记得,我傻傻的认为这将是终点,我会好起来,可结果并不是想像的那么美好,手术没有查出任何结果,不但没有结果还造成了我终身的残疾,是老天不公还是湘雅无能,钱花了,命也快没了,同胞们,长沙湘雅医院不是治病救人的地方,而是折磨人至死的地狱。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