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不是不降 时候未到

2018-06-11 08:10 来源:网络整理

  宋垚:这是央行对近期债券违约事件频发的维稳信号。从实际操作看,银行债券质押库中仍以政策性金融债、地方债为主,且质押量充足,之前AAA公司债都很少用到。而且,银行资产负债、金融市场等自营部门的风险偏好较低,过往很少投资AA+及以下的信用债,此次虽将上述债券纳入MLF担保品范围,但不到可质押券枯竭时,银行也不会动用有限的低评级债券去做担保品。但此次将优质小微企业贷款纳入MLF担保品范围,对小微贷款比重大的银行是正向激励,具体执行流程值得关注。

  宋垚:在4月降准置换MLF后,近期再降准的可能性很小,否则宽松信号过于明显,有悖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本次MLF超额续作+MLF担保品范围扩大的组合政策,包括4月份的置换性降准都体现了央行货币政策结构性调整的优化,未来仍会有类似的结构优化操作。但现在MLF余额回升到42205亿,体量很大,下半年央行仍将大概率采取置换降准的操作。

  孙超:年中的资金面可能略偏紧,除了传统的央企资本上缴、上市股东分红等影响因素,这次还出现了3000亿CDR基金,将存在比较明显的资金分流现象。另外,302号文等一些监管文件增加了资金过桥的难度,而《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办法》7月1日正式实施,冲击不确定性下商业银行的拆出行为可能会更加审慎;草根调研了解到一些小型农商行被要求6月必须确保MPA考核合规,监管的因素也会加剧资金的紧张程度。另外,美联储大概率加息,国内跟随上调利率也将提高资金成本。预计短期内央行可能会选择期限较长的公开市场操作来呵护流动性,譬如28天的逆回购来保证跨季流动性供给。

  孙超:MLF担保品扩容难以扭转低等级信用利差走阔的趋势。目前仅是一级交易商方可从央行申请MLF,并且受制于商业银行法,非银机构不能直接拿钱。同时低等级信用债折扣率比较高,操作成本大,对于一级交易商中的银行而言,使用低等级信用债的机会成本较高,低等级信用债利差走阔的趋势难以出现实质性的改善。

  债市震荡格局难改

  本周央行加量续作到期中期借贷便利(MFL),引起市场人士对货币政策操作的讨论。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多位市场人士表示,央行扩大MLF担保品范围,释放了对债务风险的维稳信号,流动性潜在投放空间扩大,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转向宽松。当前经济运行平稳,流动性较充裕,降准迫切性不强,但预计必要时降准置换MLF操作仍会继续。

  中国证券报:近期降准的可能性大不大?

  臧旻:央行对于MLF抵押品范围的扩充,以及近日超量续作MLF,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近期降准的可能性。但年内大概率还会见到1-2次降准,主要原因在于:银行表外理财资产面临回表的需求,主要制约来自于包括MPA在内的银行各项指标的限制,而降准作为最直接的手段,可以有效缓解表内指标的制约;采取降准对MLF进行置换,也是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的手段之一,进而有效减缓企业新增贷款成本的上升幅度。

  但同时,在信用收缩的背景下,中期来看,基建、房地产投资增速仍趋于回落,而在当前地缘局势因素多发的背景下,市场情绪波动较大,抑制利率回升的空间。短期内,若基本面下行的逻辑无法得到验证则利率将延续震荡走势;操作上,若利率受到海外利率冲高、一级招标等因素有所冲高,可适当博弈波段机会。

  孙超:当前经济依旧平稳运行,银行间流动性整体充裕,而美联储加息在即,欧央行再起退出QE讨论,时点相对敏感,并非提升货币供应较好的时机,货币政策依旧维持着稳健中性的态势,预计短期内再度降准的概率有所下降。大方向上,预计未来采取降准置换MLF仍会继续,但会倾向在更关键的时刻运用。

  目前市场上对该政策存在普遍误读,我们认为MLF抵押品的扩充,除了政策意图方面,对市场的实际影响不会太大:(1)目前AAA以及利率品种的质押品数量并不短缺,一级交易商也并不会因为可以将AA债券质押给央行融资就去投资AA债券,因为AA债券的信用风险最终还是需要银行来承担而不是央行;(2)主要投资中低评级信用债的机构还是集中在广义基金,这一部分机构无法直接参与MLF操作。

  现阶段货币政策虽难言全面转向宽松,但仍然执行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无异于雪上加霜。因此在海内外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的前提下,货币政策需要一定程度的边际放松,以对冲经济下行可能产生的风险。

  中国证券报:央行日前扩大MLF担保品范围,用意何在?

  中国证券报:对短期债市行情有何看法,有何操作建议?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